落雨

    梦想就是创造,希望就是召唤,创造幻想
就是促成现实....



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>关于我

me

标准工科男

    易鑫,一个90后低情商小伙儿!2016年进入大学后阴差阳错地选了电气自动化专业,现在才终于理解“一入电气深似海,从此不觉是路人”这句名言的深刻内涵。哈哈,开个小玩笑,还没有那么夸张啦(*^_^*)

    三年的高中生活是我最痛苦的回忆,和其他人相比,我的高中给我带来痛苦的并不是繁重的学业,而是教育对创造力的摧残和天性的扼杀,现在想起我还心有余悸。不过,正是这种恶劣的环境才逐渐形成了我的人生观、世界观。 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“有压迫就有反抗”吧,这可怕的压迫使我三年来身心俱疲。写到这里不由得想起了卢巧音的那首《分手快乐》———“恨太多|没结果|往事重提是折磨”。好在我已经和高中生活完美分手了,不得不说,和过去分手真的很快乐。

    情商低貌似是理工男的通病,所以总是有人抱怨找不到老婆-_-不过,那好像与我无关(●'?'●)。我过上了曾今所向往的朝九晚五的生活,以为那就是充实的,事实上,过得很空虚。于是乎,我加入了学校一些能参加国家级比赛的组织, 试图在这里找回迷失的自我。值得一提的是,我一个学电的学生在大一整整一年的时间里搞起了机械!还有一段时间对机械制图十分痴迷,但是,我依然在怀疑———这真的是我想要的吗?

    人生本来就是一个得失皆具的过程,熬过了苦日子,甜日子不就来了么。与其整日患得患失、杞人忧天,还不如去干点实际的事,不一定要干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,但肯定不能闲着。 人脑是个很奇怪的系统,装的东西越多、用得越多运转速度反而更快。所以,当大脑产生了新的萌芽的时候,一定不能把它扼杀在了摇篮里,要果断地去做,先不管做这件事能给我们带来什么,哪有那么多顾虑呢?做了再说!

    和很多新生不同的是,我没有参加任何社团,也没有去竞选学生会,因此错过了许多交流的机会,不善于交流也是我最大的软肋。在科创中心待了一年,跟着前辈们学到了很多东西, 真的非常感谢他们。我讨厌上课,并且经常逃课、旷课,对于这一点,我毫不避讳,如果谁有兴趣的话,我甚至愿意为他分享逃课的一些心得和技巧。从原则上来说,我不是个好学生,因为无视纪律、目空一切,往往被扣上“不思进取”的帽子, 所以,对于奖学金之类的东西,一向都离我很遥远。

    有的人喜欢运动,可以在炎炎烈日下挥汗如雨;有人喜欢游戏,可以为之废寝忘食,连续大战个三百回合也浑然不觉累;还有人喜欢潮流,可以花掉半个月生活费不远万里赶去观看偶像的演唱会...... 爱好没有高低贵贱,没有才是真正的可悲。遗憾的是,我就成了那样一个情商极低的小土鳖。长到这么大,说不出我最爱的一部电影,说不出最爱的一首歌,说不出我最爱的一个人,时常觉得人生其实没有那么有趣,偶尔也会质疑活着的意义,所有 来自于书上和别人口中的意义都不曾说服过我,但今天突然觉得,大概人生最大的意义就是用余生去找到那些最爱吧。

    多希望有一天突然惊醒,发现自己在小学的一节课上睡着了,现在经历的一切都是一场梦,桌上满是口水,告诉同桌,说做了个好长的梦,同桌骂自己白痴,叫我好好听课。看着窗外的球场,一切都是那么熟悉,一切还充满希望。

冒牌文艺范儿

我不会告诉你我曾今也是个文艺小青年(虽说现在是个穷屌丝),小学时我最喜欢语文和美术,当然了,数学成绩也是杠杠的(学霸不是虚的),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一堆小迷妹→_→

现在的小学生都有手机平板了,而我们那个年代没有,那时候一群小伙伴会聚在一起玩游戏,老鹰捉小鸡、跳皮筋、拍掌、捉迷藏、跳高、弹珠......太多太多了,那种快乐是真快乐,从精神层面讲,和00后比起来,我们还是很幸运的。上小学时正是小孩最活跃的时候,模仿能力特别强,那时在班级间 特别流行给人起外号和流传顺口溜,几乎每个同学都有至少一个外号,而且这些外号通常很难听,比如“二狗”、“阿旺”之类的,相信同龄人会感同身受。顺口溜的流行就像是00年~08年华语流行歌的风靡一样,火遍了整个校园。作文写得好的同学往往不受待见,但顺口溜写得好的人 肯定是大家所追捧的对象。很荣幸,我当年也很擅长创作顺口溜,可就是不受吹捧,难道是因为长得太丑吗?我记得小时候不看脸的呀!

我买过一些乐器,笛子、萧、敲琴、尤克里里都买过,但没有一样会玩,除了尤克里里还放在寝室里吃灰外,其他几样早已不见了踪影。最后一次摸尤克里里大概是在一周前,仍旧是在弹我那负10级水平的《小星星》。额,实在是可耻^_~ 尤克里里是大一的时候买的,在某一天不知道怎么就突然间头脑发热就买了琴,结果琴买回来就蒙圈了,尼玛怎么有四根琴弦?!可我只有3根手指能使上劲啊!唉,算了算了,安心的滚去看桃子鱼仔的尤克里里教学视频了。就这样,我从一个路人成功入了坑。最初的想法可能就是想拿 着把琴装装X的,结果发现不是任何人都适合装X的,于是一直没有勇气录视频,反而静下了心默默地练琴了,真是弄巧成拙。没错,世界上有很多事情就是这么难以预料,请永远记住——“塞翁失马,焉知非福。”这句话没毛病!

我想象中的大学校园应该是到处都有人坐在某个角落安静地看书,或是抱着一把大吉他坐在草地上唱歌,又或是一间教室十几个人都带着笔记本电脑围坐在老师周围上课,可来到这儿时,我的一切幻想都被打破了,当时我的心情 就像光良在《童话》里所唱的那样——“童话里的故事都是骗人的……”。我已无力吐槽,算了,只要心不老,到哪都能浪。这些年来,听过不少歌,有新歌也有老歌,最喜欢的还是八九十年代老歌的稳重、治愈。近几年的歌总喜欢扯上爱情迎合年轻人口味,却忘了 音乐本来就是来自生活的方方面面,生活不仅仅只有爱情,还有亲情,挫折,奋斗,美景……

扯了一大堆还是无法掩饰腹中无货的尴尬Emmmmmmmm

请原谅我稀烂无比的文笔,无法用语言来描绘出你们想要的那番意境,面对这平淡无华、味同嚼蜡的文字,我真的是“临表涕临,不知所言”(诸葛老爷,很抱歉毁了你的名言*_*)。

2019年10月11日更新

-------------华丽的分割线-------------

最开始写这博客是在2016年12月份,那时我才刚上大一,现在已经大四,面临找工作。博客停更一年多,这段时间发生许多的事。记得大一还是父母送我来学校报到 的,大包小包的东西,被迎新的师兄领到西区宿舍(西区贫民窟),宿舍那条件我也懒得吐槽了,直接上图感受一下吧。。。

这便是电系新生受到的第一轮暴击,有一些同学干脆直接回去复读了,若不是高考成绩太差劲,我说不定我也不干了。话说回来,既来之,则安之,来了就好好 搞呗。事在人为,我这么安慰自己。

光阴似箭,再次写这篇自我介绍已经上大四,想想也挺滑稽。

在学校度过的这三年,我给自己的评价是——平庸。

再落魄的地方也总有一些牛人,在我这间烂得掉渣的三本学校也不例外。时常听说某某系的某某同学申请了好几个专利;谁谁从大一就开始创业;现在已经 身家百万;自修室角落里一个不起眼的小个子成功考进名牌大学……这样的例子太多了,每次听到这样的消息都不禁问自己一句:为什么那个人不能是我?

我起初自命不凡,空有一身抱负和理想,总幻想头条里“屌丝逆袭”,然而一次次被现实残酷打脸。成长了三年,梦醒了。从此确信自己就是个普通人,和我身边的 这群人一样,甚是平庸。

大二学习Altium Designer PCB设计时,无意中读到一篇文章,我触动很大——郭天祥:《我的大学六年》。那天我画完第一块完整的PCB,晚上躺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, 是在手机上码字,写了一篇学习画板的心得:

“第一块PCB总结:

1.没注意元件及焊盘布置应在禁止布线层之内,导致四个角上的安装孔被切掉,实际尺寸也小很多,部分边缘的丝印显示不完整。

2.贴片电阻封装选的是0603有些小,不利于焊接。因为大量采用官方库,导致几乎所有的焊盘余量太小,焊接非常困难。

3.过孔太少,信号层正面和背面(GND层)之间的导电性不太好,虽然打了很多过孔,但是没有与GND网络关联,所有欲连正反面GND的过孔全部不起作用。

4.布线普遍太细。电源线太细。

改进办法:

1.仔细搞清楚禁止布线层,边界,板子形状,安装孔,过孔,圆角。

2.封装尽量不选择0603,0805最合适,不能再使用官方库,焊盘尺寸,间距一定要仔细审核,多画库!多画库!多画库!

3.多打过孔,记得与GND关联,过孔不要太小。

4.布线在板子空间允许的条件下用最粗的,电源线使劲加粗!”

写完这篇总结还是睡不着,打开手机浏览搜索“单片机入门”,翻了好久,最终《我的大学六年》这篇文章入了我的法眼,这一看就连看了三遍。那一晚把我给兴 奋得不行,仿佛自己就是郭天祥。

后来《我的大学六年》这篇文章我又陆续看了几遍,最终我还是把它划入了“鸡汤”之列。我终究不是郭天祥,也没上过哈尔滨工程大学,更无法体验“保研”,所以 我还是我,一个平庸的三本学生而已。

说到Altium Designer 这个软件,当时学得很痛苦,英文一字不识,很多操作都看不明白,学到原理图编译就卡住了,编译检查出的许多错误我都搞不明白是什么 意思,错误始终无法消除,下一步的PCB绘制就无法开始。17年用的AD15(现在AD18),我去图书馆找了好多AD教程,关于Message这一块基本都是一概而过,最多列举 一下经常出现的错误、警告,参考意义不大。最终问题是怎么解决的呢?当然还是百度,我愣是把那十几个错误查的明明白白,原理图部分告一段落,有人可能会问, 为什么不请教老师。嗯,这么说吧,首先我是个自尊很强的人。乍一看,问问题也不伤自尊啊,老师又不会吃人,道理上的确没错,可也得因人而异。说一下我的经历吧。 大一报到那天在体育馆排队交费,我交完钱就不知道下一步怎么做,就问那个收费的老师交完费后该干嘛,第一遍他没有理我,第二遍干脆转身就走了,我又换旁边 一个女老师问,一样没有搭理我。不知是我问问题的方式不对还是怎的,他们俩就好像没看见我一样,最后还是在一旁缴费的学生告诉我应该拿着单据去新生报到点找 导生报到。这一天,我很不爽,一度怀疑那些个收费的人真的是学校的老师吗。第二次被侮辱是在课堂上,一个教计算机基础的老头指着我们说:“你们这群垃圾!”。 我们也做得确实过分,课堂上很吵,玩手机的更是数不胜数,所以我理解老师的愤怒,只是,这种侮辱性的举动我实在接受不了。这两个不愉快的经历让我从一开始就对学校 的老师印象不好,所以,那时学习上就算遇到了困难我也要硬一口气自己想办法解决,请教谁也不请教那些牛上天的老师,人还是得活得有点骨气。

学到PCB部分就轻松多了,第一块PCB一气呵成,耗时一个多星期,“小问题”不断(现在看来大问题),布线全部都是手动布线,后来画的所有板子也都是手动布线。 第一块板子画出来是废的,那时不懂DRC检查,很多严重的错误都没有看出来,结果板子做出来是废的,尽管第一次打板没成功,但那一段画板经历对我的成长意义特别大。 一套流程走下来差不多对Altium Designer这软件操作入了门。(2019年上半年做了9套板子)

早在大一,我就买了一块51单片机开发板,到手后一直放在寝室吃灰,直到大三才将其摸索得滚瓜烂熟。单就数码管显示实验起码做了十几二十遍,自己在洞洞板上焊 数码管的各种驱动电路,焊51的最小系统。数码管个数一多就又涉及到了单片机IO分配的问题,于是又查资料用上了74HC138,74HC595,74HC573等芯片,那时正好在上数字电路,刚好二者相辅相成,数电理解得很好, 数码管的驱动电路也完美的搭出来了。

数码管实验对我启发很大,那会儿我明白了单片机一定要配合好外围电路才能发挥其效能,只开发板上一遍又一遍烧写程序没什么实际意义。所以,一路走来, 我都非常强调硬件电路的设计,能用硬件解决的就不用软件解决(当然也要考虑成本),到了大三利用单片机做一些实际的东西时,我就深刻的体会到硬件的重要性。事实 上如果能够把硬件部分摸透,软件也就自然而然的理解了,甚至不需要刻意去学。(只针对51单片机的学习)大三开了微机原理一课,学8086汇编,那是我第一次接触到传说 中的汇编语言,无奈“学不逢时”,给我们实验的机会非常少,老师倒是讲得不错,教材却太烂,刚开始我的学习劲头还挺高,到后来也随波逐流了,天天听个理论提不起 精神,搞编程不敲代码怎么行?好在后来在图书馆偶然发现一本很好的8051汇编书,我意识到学汇编不一定非得学8086,用8051也行啊,二者是有共通之处的,然后看了那本 书之后茅塞顿开,想明白了许多学微机原理时没理解的问题。

很遗憾,8051汇编没学两个月就没再碰了,因为开了C++,实在没精力弄。

现在正在学STM32和DSP28335,学过51之后再学STM32上手很快,库函数操作是真的方便,正点原子的教程写得很好(算是免费给他们打一波广告了),配合中文手册学 起来比当初学51都轻松。DSP这个东西我到现在还没搞明白它的控制思想是什么,在我看来单片机强在外设,强调对外设的应用,以实现“弱电控制强电”,大概就是这么个 意思吧,DSP这东西好像很讲究运算能力,翻过几本28335教程,基本上通篇都说的是原理性的东西,这和那些单片机的教程大相径庭。学DSP的门槛比单片机要高许多,如果 没有单片机、数电、模电、电力电子、积分变换的基础,那学起来会很痛苦。我很想做一台自适应电源,输入AC\DC,输出AC\DC可调的那种,这其中涉及到的主要是整流、 逆变、斩波等电力电子方面的技术,要控制这么一个大家伙,必须得有大脑,掌握DSP是必须的,除了技术方面的问题外,搞这个还很费钱,这一点我深知。上电力电子课的 时候我就一直尝试用MATLAB仿真整流、逆变的电路,无一例外都失败了,参数都是瞎调,没有理论依据。书上关于这部分讲得很浅,要么就通篇概念,要么就胡乱贴上一大堆 公式,看不出个所以然。找不到工程实例学起来简直就是盲人摸象,很想找几本这方面的书,有空多寻寻吧,总会找到的。

其实大三一整年就没闲过,大部分时间都消耗在应付考试和学科竞赛上,我是大二加入学校车队的,加车队的缘由有点滑稽,就是想找个没人抽烟的地方做自己的事。 大一的宿舍在西三,一个四季背阳的寝室。这是个混合寝,两个电气工程专业的,两个自动化的,三个烟民,余下那个不抽烟的就是我,所以除了晚上睡觉之外,我基本不待 寝室。大一我在实验楼找了个落脚之处,也算是智能小车的工作室吧,有了一张属于我的办公桌,在那儿混了一年,也就是那一年把个人网站建起来了,那是在2016年下半年 到2017年上半年。到2017年下半年,也就是我升大二的时候,工作室濒临解散,我没地方待只能另寻生路,刚好新学期开学各大组织纳新,我就去了校车队,进的电气组, 后来在电气组待了两年,很累,总体而言付出远远赶不上回报。

2017年~2019年在车队:

那会儿学校就两支车队,(现在三支)一支校本部的方程式车队,一支我们独立学院的巴哈车队,这两支车队各方面相差悬殊,我曾今也纠结过加哪支车队 比较好,再三考虑后还是加了自己学院的车队。当时我给了自己一个无法拒绝的理由——在自己学院的车队没有人会因为是三本学生而被歧视,因为大家都是一样的出身,当时我就抱 着这样的心态加入了巴哈车队。到现在2019年了,一个月前退队,回过头来看我在巴哈车队的两年,不能说是一无是处吧,反正就是和预想的目标相差太远了。铁铮铮的事实 证明我当时的决定很愚蠢,想法过于幼稚,自尊心作祟让我糊涂地进入巴哈车队。如果现在是2017年我会毫不犹豫加方程式车队或者其他重视电控的组织。

在巴哈车队的日子很煎熬,特别是19赛季比赛的那三个月(今年暑假),真的是要把人整到虚脱。每个人都很累,事情却没一件办好的,大家伙的辛勤付出基本做的 是无用功,那段时间我真正感受到了一个人终究是拗不过体制的,很多事情明知是错的,可还是得继续错下去,无奈胜过无助。时间一长也就看淡了,麻木 了,久而久之就变得如同肖申克监狱里的犯人一样——被“制化”了。所以2019年比赛我们败得很惨,车队的存亡岌岌可危。做车本应该是一件又酷又刺激的事,到了我们这儿变得 很痛苦,车队崇拜加班文化,无休止地加班熬夜,这是一种陋习,也就是这种文化把我们每个人都整得那么累。做车不能只靠信仰,不能盲目崇拜文化,还是要脚踏实地提升技术,提高 管理水平。

说起来也玄乎,离开车队后不久我就生了些小病,很庆幸比赛时一切安好,否则是要坏事情的。出于“职业”操守,很多事不便细说,总之,我还是得感谢车队的指导老师, 感谢车队这个平台给我锻炼的机会。

大四,很艰难。

关于学习,三本学校什么情况都了解,没什么好调侃的。挂科会损失很多东西,学习成绩真说明不了什么,考试都有套路,很遗憾到大二我才明白这一点。三年来也遇到 一两个很好的老师,他们真的很尽心尽力,我衷心表示感谢。

记得大一时就有个大四的师兄对我说这学校上课都没啥用,老师嘛,也就那样,课堂上讲的都是很浅显的东西,学生会什么的不用怕他们,我信以为真。现在我也大四了,深切 感受到他说得太对了,在此宣传一波负能量,上课真的没用,当然,这只针对我们这种烂学校。毫不避讳的讲,我从不为逃课而感到羞耻,反而是学校还有那些和稀泥的老师 应该羞耻。与其坐在教室听一天的PPT解读,为什么不去做性价比更高的事情呢?

最后,引用许三多的一句名言:

“有意义就是好好活,好好活就是做有意义的事”。——《士兵突击》许三多


写在最后

感谢各位大佬前来光临!

欢迎各界朋友前来交流,不要脸地贴一下联系方式^_^






    域 名:yisee.me 创建于2016年12月12日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