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雨

    梦想就是创造,希望就是召唤,创造幻想
就是促成现实....



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>文章

白无常的孟婆汤

文/偷打火机的普罗米修斯

    黑白无常是阎王殿下一对勾魂鬼差,负责把阳寿已尽的人带回地府,由崔判官凭生前所做善恶之事判入六道轮回。

    黑无常叫范无赦,是男人,白脸黑衣,神色阴沉,性格冷酷,行事雷厉风行,口头禅是:阎王要你三更死,谁敢留人到五更。白无常叫谢必安,是女人,白脸白衣,跟黑无常一切相反,脸带笑意,性格和气,处事温吞柔和,口头禅是:再等一会儿,让他跟家人好好告别。

    两个鬼差性格和处事方式如此不同,却是勾魂搭档,全是为了阴阳平衡。勾魂夺魂,不能操之过急。如果太粗暴简单,鬼魂一时无法接受,积怨太重,容易化作恶鬼;也不能拖拖拉拉,不然鬼魂错过重新投胎的时间,可能魂飞魄散,不得超生。

    可想而知,黑白无常在执行勾魂任务的时候,遇到的最大麻烦就是对方。一阴一阳,一男一女,互相看不惯,又不得不搭档。

1

    今晚,黑白无常要带走一个即将病死的老乞丐的鬼魂, 黑无常手持脚链,阴沉着脸一言不发,白无常把手铐挂在肩上,哼着轻松小调。

    黑无常:谢必安,你能不能长点心,我们在执行任务呢,别那么散漫行吗?白无常:第一,我是鬼差,没有心。第二,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散漫了?第三,别叫我全称,真没礼貌。

    黑无常没有生气,只是冷冷地说:待会儿破庙里那老乞丐要注意点,进去以后马上给他戴上脚链手铐直接带走。白无常偏偏唱反调:你给他带上脚链就行,反正跑不了,我跟他聊一会儿。

    黑无常开口便说:阎王要你三更死,谁……

    口头禅还没说完,白无常就打断:我就留他到四更你能怎么样?

    黑无常看着眼前故意挑衅的白无常,无奈地叹了口气,把手里的脚链握紧。

    此次,崔判官曾特意叮嘱,这个老乞丐不是一般人,年轻是无恶不作,到了年老体迈,被身边的人背叛抛弃,靠乞讨勉强度日。如今他阳寿已尽,将成鬼魂,崔判官担心他摆脱衰老的肉身后,暴戾依旧,会化作恶鬼。明明出发前判官特别强调这一次要抓紧时间,可白无常很快便把叮嘱抛诸脑后。

    两位鬼差一前一后,走进间破庙。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头蜷缩在角落,了无生气。白无常朝老头吹了口阴气,老头的鬼魂像深秋树上的枯叶,脱离了肉身。

    白无常对目瞪口呆的老乞丐鬼魂说:赵磊,你时辰到了,我们是黑白无常,负责把你带回地府,你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吗?

    黑无常在后面把手中的脚链晃得哗哗作响,示意时间不等人。

    老乞丐赵磊看到黑白无常的装扮,听了白无常的话,很快从惊愕中回过神来。他环顾四周,活动筋骨,发现自己身轻如燕,浑身有劲。略一思量,笑着对白无常说:鬼差大人,我明白了,但我有一个问题,我未了的愿望,您都可以帮我达成吗?

    一般人遇到勾魂鬼差都会吓得语无伦次,白无常还很少遇到这么快就镇定下来的人。

    白无常:你尽管说,有什么想吃的东西,想去的地方,或者想见的人,我都可以帮你实现。

    鬼魂赵磊露出诡异的笑容:那如果,我有想杀的人,你会帮我吗?

    白无常露出一丝惊慌的神情,她从未听过这样的心愿。鬼魂赵磊察觉到她脸上的细微变化,戾气大作变成恶鬼,朝白无常扑过去。黑无常大喊:小安快躲开!

    他一个纵深飞跃,把白无常推开,换自己挨上恶鬼的一顿撕咬……

    恶鬼把黑无常咬伤,抢走白无常的手铐,化作黑烟,尖笑着往山下的市集而去。混身伤痕的黑无常,勉强站起来,一瘸一拐地走过去对吓得瘫坐在地上的白无常说:小安,你没受伤吧?

    白无常看见她笑了,那个总是阴沉着脸的黑无常,笑起来居然那么好看。然而她知道自己闯大祸了。

2

    那天晚上,恶鬼下山,一路杀死了三个无辜路人,还有六只无主孤魂。幸好还没到市集,就遇到牛头马面,两个鬼差合力把恶鬼制服,带回地府受审。

    阎王把恶鬼打入地狱道,在十八层地狱来回受刑,永世不得超生。而白无常谢必安,则要接受降职处罚,暂时免去无常鬼差一职,投胎为人,在贫苦人家出生,体验凡人的七情六欲生老病死。

    奈何桥,谢必安苦笑着喝下孟婆汤,跟着前面长长的队伍去投胎。孟婆无奈地摇了摇头,说了声:下一个。

    下一个是黑无常范无赦。孟婆吃惊地看着他,问道:范无赦,你怎么会在这儿?阎王没有追究你的责任啊。

    黑无常:嘘,小声些,我是用任务换来的奖励,两天抓了九只恶鬼。无常鬼差的奖励,跟处罚一样,投胎到人间,但可以自己选择投胎的人家。

    孟婆:我当然知道奖罚,但以你的能力,这一次马上就可以升判官了,投胎转世回来,你的功德清零,又要从头再来。

    黑无常看了一眼还在前面队伍不远处的白无常的背影,笑着说:我只想跟着她,不管哪一世。

    孟婆又摇了摇头,轻声问:你每次都是这样,这一次,又不喝孟婆汤吗?

    范无赦弯腰作了一揖:谢谢婆婆成全。

    孟婆犹豫了一下,问:她喝了孟婆汤,已经把你忘了,而你没有喝,要一辈子惦记她,万一她投胎以后不喜欢你,怎么办?

    范无赦目光柔和地看着越走越远的谢必安:我喜欢她,能陪着她就行,怎么还敢奢望那么多。然后又向孟婆作了一揖,狡黠地说:婆婆,我们晚些年再见。

    孟婆看着白无常和黑无常两人渐渐远去的身影,喃喃自语地说:你这个傻孩子,不知道从哪一世开始,孟婆汤对谢必安就没有效果了,她什么都没忘,每一世都记得你。

    远处,谢必安小心翼翼地回头看了一眼范无赦,满脸通红地想:那傻瓜又跟上来了,都第几次了,她什么时候才能跟我表白?

    ——本文作者 偷打火机的普罗米修斯

    域 名:yisee.me 创建于2016年12月12日